山淮

【盾冬】复印店(一发完,校园AU)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教授盾x复印店老板冬
想吃甜甜的故事所以就写啦!

——————————
01
小卖部旁边开了家复印店。

这对所有人来说都再好不过,毕竟在这个复印店开张前,学生们打资料和笔记都得跑到另外一个校区,这事大家平时没少抱怨。现在就方便多了,印资料的同时还能买上一瓶解暑的饮料,还有比这更棒的事情吗?

我第一次光顾那家店,是在这个夏天的一个周二。下午一点的选修课——艺术鉴赏,按理来说应该门可罗雀,毕竟这个时间段许多人宁愿睡个舒服的午觉。但事实上,毫不夸张地说,现在我都不太能消化我居然抢到了这门课的天大喜讯。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去年调来教艺术鉴赏的Rogers教授。他简直要引爆整个神盾学院了!他那么年轻,拥有海洋一般的蓝眼睛,完美健壮的身材,还有金子般的头发...这一切让学院的男男女女欲罢不能,甚至俄院的招牌,Romanoff教授都暂时失去了吸引力。有传言说他私生活混乱,可是只要见过他一次就会知道,这传言有多傻。

不好意思,我好像跑题了。第一次去那个复印店正是为了Rogers教授的课,上节课这位金发大胸的教授让我们下次上课时带上他上传到校园网的课件。
于是我顶着该死的阳光先去隔壁小卖部买了一瓶冰可乐,爽。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我走进隔壁的复印店,看见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背对着门坐在电脑前,很奇怪,三十多度就算开了空调还是很热的天气,老板居然穿着一件长袖外套。
他听到我的声音,于是起身转过来。我这时才看清他的样子,老板留着及肩的头发,一部分在脑后扎了起来,露出带点胡茬的脸和非常好看的绿眼睛,左手插在兜里。

“要复印?”

“把这个u盘里的资料打印下来就好了,要彩色的。”

我将u盘递过去,他用右手接过来,转回去俯身把u盘连接在电脑上,很快耳朵里就传来打印机工作的声音。
等待的时候我忍不住悄悄打量他的背影。看起来他经历过良好的锻炼,只不过身材包裹在宽松的衣物下,我又想到那个穿普通t恤都能穿成紧身款的Rogers教授,想想自己的身材,忍不住叹了口气。

资料很快打好了,他把资料单手递给我,我察觉到这个老板不太爱说话,于是付完钱后我便向他道别。走之前我说:“谢谢你。”
他回了我一个有些腼腆的微笑。

上帝啊,他笑起来简直太...
我回去后告诉室友我好像要弯了,他踹了我一脚。

02
大学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总而言之,半期考试来临了。
对我这种上课划水的学生来说,优等生的笔记显然是度过考试的保命符。我抱着好几本笔记和总结走进复印店,这次可比之前来的时候热闹多了——每台机器都在运行着,小小的店里站了六七个学生,我只好站在门口等待。
老板很忙,显而易见。他穿着棕红的帽衫——没错,快四十度的天气他居然还穿着外套——在学生里穿梭,我注意到他的手好像不那么寻常。

很显然注意到这件事的不只我一个。我听见前方的几个女孩子已经开始和老板搭话了,从手的话题偏到联系方式,只用了十秒钟时间。很显然,他不太能应付女孩们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问话,好不容易把她们需要的材料打印完,我几乎和老板同时长舒一口气。
他和我都注意到了,我回他一个友善的眼神。
他也朝我点头,接过我手上的资料拿去复印,我被他左手的手套下金属的反光晃了一下眼。没忍住好奇心,我开口道。

“嘿,你的手...”

他回头的时候我就把没问完的话吞了回去。事实上我已经后悔了,他看上去是个挺不错的人,万一我触碰了人家的伤疤怎么办?
棕色头发的老板犹豫了一下,取下了手套,于是我看见了一支金属的手掌。

“我的上帝......”
他看我呆住了,干脆把袖子挽起来,我看见他那条银色的胳膊,瞪大了眼睛。

“我得说,呃,虽然很不可思议,不过它真的非常酷!其实你不用穿长袖的,我相信大家都会接受,毕竟你看上去是个很棒的家伙。”
我的嘴好像不受我控制了,在反应过来之前,这些话已经脱口而出。

老板冲我点了点头。他今天把头发全部束在脑后,扎了一个有点凌乱的小团子,点头的时候上下摇摆,让他看起来柔软多了。
“如果冒犯到了你,我很抱歉...”

“没关系的,”他说,“我会考虑你的建议,谢谢你。”

我确定了,他真是个很棒的人。

03
考试周过去了,我也逐渐知道了复印店老板的故事。James Barnes,他友好地让我叫他Bucky,据说是退伍军人,在一次境外任务中受了重伤,失去了左手。有人说他其实是杀手,因为退出组织被废了一条手臂,这当然不是真的。我想象他拿着狙击枪的样子,一定很酷,难怪班里有几个姑娘没事就往复印店跑。

一个难得凉爽的下午,刚刚下过一场雨让空气不那么干燥,我晃到小卖部买零食和饮料。叼着一只雪糕出门时,我看见老板从小店里走了出来,他站在门口呼吸着雨后的空气,伸了个懒腰。

“Bucky!”
我想跟他打个招呼,声音却和另外一个人的重合在一起。我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眼睛。

“Rogers教授?”
我向老师致意,那个平时会给每个学生认真解惑的男人却像没看到我一样快步走上前,然后——一把抱住了站在原地的Bucky。

“天哪,真的是你!我们已经多少年没见了...你还好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教授上下打量Bucky,蓝眼睛惊喜地睁大,他失态了,声音里有我不懂的东西。

“呃...我们认识吗?”
这是非常迷茫的bucky的回答。
我们可怜的教授愣住了,他一动不动,眉毛皱的死死的。这场景吸引了过路人的目光,我听到周围小声讨论的声音。
所以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我还是开了口。

“教授,不如先进去再说?”

04
我有幸跟他们坐在小小的复印店里,在打印机的背景音中听完了来龙去脉。Rogers教授和Bucky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那时他瘦小又倔强,只有Bucky一直在他身边,直到bucky参军后受伤,他们才失去了联系。

我这才知道Bucky脑补受损的事情。他失忆了,参军前的记忆残缺不全,我不敢想象那群嚣张的罪犯用了什么残忍的方法折磨这样一个好士兵。

很显然Rogers教授受到的打击更大,他不住摩挲着Bucky的金属臂,虽然表情很镇定,但那种痛苦和心碎快要溢出来了。他对着Bucky确认,“我是Steve,Steve Rogers,还记得吗?”得到沉默的回答后,看见教授黯淡的双眼,我忍不住跟着难过起来。

“我不太记得以前的事情...对不起。”
Bucky抱歉地开口,他的说的很慢,绿眼睛不住地眨巴着,显然在努力回忆。金发的教授很快整理了心情,他开口宽慰着Bucky,并询问能否明天也来看他。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们共同起身离开。
出了门,我见到教授又搓了搓脸。他真可怜,他们都是。我宽慰道:“他一定能想起来的,别担心。”教授看着我点了点头,笃定地说“我会让他想起来的,一定。”那个自信的教授又回来了。

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祝福。不过,至少他再次见到了Bucky,这已经是一件大好事了,不是吗?

05
因为这件事,我增加了去复印店的次数。Rogers教授很显然比我更勤快,我时常能看见他拎着零食/水果/甜点往复印店里钻,有时候则带着他们小时候的照片或者画,我经常能遇见他们坐在两个小凳子上,一人说一人听的情景。我每次并不待很长时间,因为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没有人赶走我,我也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大家都注意到了Rogers教授的反常,又一个奇妙的绯闻逐渐进入大家的耳朵。
Rogers教授在追求复印店的老板Bucky。

我询问了那个告诉我这则消息的前座同学,红发的女孩奇怪地看着我,反问道。
“难道你没看见Rogers教授一下课就去粘着那个老板了吗?不过要我说他们挺般配的。”
我想反驳她事实不是这样,但却拿不出有利的证据。

当然教授也有不在的时候。我很关心Bucky的状况,他让我别担心,说自己已经想起了一些事情,包括Steve小时候拿报纸垫在鞋里增高,他们一起去看展览之类的。
我因为垫报纸的事情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同时也由衷地为教授高兴,他努力没有白费,友人逐渐想起他了,这让我的心也温暖起来。

“这太棒了,恭喜你!”
“谢谢你,Dean。Steve邀请我周末和他一起吃晚餐,他说那家餐厅的苹果派很像小时候他妈妈做的。”
Bucky笑的很温柔,他的脸有点红,不过我没注意。

“哇哦,听上去不错,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周末。”

我向他告别,盘算着这周末自己也该出去玩玩了。

06
秋天傍晚,天气逐渐变冷。周六晚上我穿了夹克,还是觉得有点捱不住冷风。出了地铁站,我往前走着,突然看见走在我身前两个眼熟的背影。
那是Rogers教授和Bucky!

不知道该感慨自己运气好还是别的,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躲在墙后面了。
我听到Rogers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今晚...Bucky...我其实....说...”
声音太小了,听不清。我忍不住探出脑袋,却看到Rogers教授握住了Bucky的手。

十指相扣。

他们面对面,没有继续向前走。我看到教授微笑着跟Bucky说了什么,Bucky点了点头,灯光在他背后,看不清表情。

我长大嘴,看着他们在无人的街上拥抱了一下。Rogers的手收的很紧,仿佛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Bucky也伸手拥着他,轻轻地拍着,无声地宽慰。这一幕感染了我,我眼睛有点酸,还没来得及感慨,就看见他们松开彼此,交换了一个吻。

我......
我没有想象中那么惊讶。
他们那样合拍,那样融洽,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不管命运如何,也不能把他们拆散。他们是朋友,亲人,也是伴侣。

电话响起,是催我过去的朋友。我再次望过去,看见他们已经走远了,路灯照出两个人的身影,他们的手依旧牵在一起。